主页 > P云生活 >行善 ◎张添雄 >



行善 ◎张添雄


小时候,我经常跟寡母走路约半小时回到外婆家,探望外婆及中风已久的日据时期林其尧中医师外公,外公刻意栽培他的大儿子从医救人,大舅林发香医师自台北医专(今台大医学系)毕业后,便立刻回到故乡屏东县佳冬乡家里开业行医,如此除了可以照顾病中的父母以尽孝道之外,也可以服务当时农业时代相当穷苦的故乡乡民!
当我生病时,寡母便会带我回娘家给大舅诊病,据知,寡母似乎从未付医药费给大舅。有一次我给大舅诊病时,我好奇的问寡母说:「为何妈妈都没有附医药费给大舅」,她说:「我们姊妹放弃读书机会,辛苦在家耕农供他读书;其实,每次当你给你大舅诊病时,我都会买东西送他。」
在我的印象中,他一辈子就在家里平房从医至七十三岁往生,如出外到病家看诊时,都骑着同一辆旧脚踏车前往,车上所放诊病器材的旧皮箱是我二姨丈赠送给他的。他一生唯一的嗜好就是下象棋,在佳冬三山国王庙旁的象棋社,便经常可以看到他慈祥的下象棋意象。
我听邻居或乡民常跟我说:「你的大舅慈眉善目,精通各科,替人诊病时既认真又精準,且跟病人收取的医药费非常便宜,如果没有用药的话,便分文不收,且穷人可赊帐就医。」他救人的善举义行,诚是感人至极!
在二十六年前,张太太及徐太太是我搬到屏东市民贵二街居住至今的好邻居;她俩每天都拿着扫把、畚箕、垃圾袋及剪刀等整理环境的工具,把两家门口四周的花圃树木、花草、盆景及马路整理、清扫得乾乾净净,让路过的大家无不感动不已!其实,她俩就是美丽环境的创造者!
不论晴雨、寒暑,大家路过她俩门口时,便可看到胡太太正在修剪她家侧门旁邻近马路的三排长约十五公尺整齐、美丽的盆景,四季皆轮流开着四季海棠、沙漠玫瑰(根部异形)、甜蜜果、米老鼠、小玫瑰、九重葛花、茉莉花、喇叭(孤挺)花、绣球花等及福寿藤、芦荟、南洋杉;这些让人心裏感到一股无比的美感、舒畅,盆景灿烂的花木绝不亚于观光花园;每次路过,当我看到她忙得满身大汗正在洒水、修剪花木及整理附近的环境时,我总是会竖起拇指来,夸讚她一番!
同时,大家也一样可看到从公教单位退休的张太太,她几乎天天整日的手拿着扫把,带着斗笠,满身汗水直流的,把她家门口左右延伸约三十公尺马路上的纸屑、树叶及狗大便……等垃圾扫得一乾二净,让路过的人心生愉悦,也不致再踩到狗粪;她也把自家门口两侧的花木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有如花园之家般那幺的亮丽,也让路过的人莫不羡慕不已!我见到她时,也一样会竖起大拇指,称讚她是本里模範的环保志工!
现代「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功利社会,就需要多一点人像他们从年轻时代便开始立志做善事,至今已是老年人,而仍不改其初衷的就如志工般做出无私奉献;这样,社会上才会充满温馨、祥和、人情味的氛围!最后,我真心为他们的善行感到高兴,也是我该学习的绝好榜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