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地生活 >周姚萍:把阅读主体还给孩子,阅读就不呆板啦! >



周姚萍:把阅读主体还给孩子,阅读就不呆板啦!


周姚萍:把阅读主体还给孩子,阅读就不呆板啦!

一个作家是什幺时候变成一个作家的?从他/她出版第一本书开始?从他/她立志要写作开始?或者,从他/她发现自己热爱阅读、并且想试着从一个读者变成一个作者开始?

当一个作家打算开始写作,他会不会需要什幺特别的……某种东西?例如一个特定的场所、特定的时段,或者特定的音乐?作家笔下的情节是事先安排的?还是边写边想?出版社编辑到底得帮作家做什幺?

支援行动创作及行动阅读的,是数位技术为「写作」这门古老技艺提供的新协助;除此之外,作家们对数位功具在未来可以开发的功能,有什幺其他想像?

答题作家:周姚萍
相关作品:《年兽霹雳啪啦:现代版中国节日童话》、「单手女孩向前跑」系列

什幺时候初次意识到自已喜欢阅读?

由于家里开文具店,店后方有三大面书墙,因此,自小学低年级学会认字,我便自然在书堆中打转;当时的阅读资源不如现在,童书更少得可怜,再加上「读瘾」已成,几乎到了「只要有字的」都拿来嗑的程度,也似乎谈不上「选书」这回事:童书嗑完了,开始嗑大人书,大人书嗑完了,还有每月的杂誌,像《皇冠》杂誌、《小说月刊》、《读者文摘》、《漫画大王》……「杂食」(还是「饥不择食」)间,尝过各种阅读滋味,却反而有助于日后挑精捡肥。

喜欢哪种阅读类型?是否有过转变?

杂食过程中,自己的本性终究还是从文学範畴中强出头来,儿童文学、文学类的小说散文等文本,阅读量最大,最与我相亲近。不过,杂食习惯仍在,也常读历史文化、美学、艺术、哲学相关的书籍。后来,因撰写了《守护宝地大作战》一书,自小从童话移植至心中扎根甚深的「万物皆有情」情怀,霎时枝叶迸生,清晰伸展而出,让我更清楚自己最关注的,其实是土地,是土地上的自然万物,也开始将能源、环保、食育、农业等相关书籍,读得极有滋味。

写作时有没有什幺习惯?

作家村上龙曾说,他是个快快把书写完,好快快跑出去玩的作家。我则是个不喜欢欠钱、欠人情,连带的,也不喜欢欠稿子的作者,往往提早在截稿前交出稿件。偏偏,我又喜欢从从容容地书写。为解决这样的矛盾,于是,我习惯待在家里的工作室,有计画、每天都有一定进度地创作。以写小说而言,收集资料、架构大纲、与编辑讨论等工作做足后,每天就在安静且熟悉的空间里,顺序完成一个章节。这习惯颇好,常常能空出时间,和村上龙一样跑出去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