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畅谈生活 >吴学勤平常心视死如归‧王春新谈生论死 >



吴学勤平常心视死如归‧王春新谈生论死


吴学勤平常心视死如归‧王春新谈生论死面对挚爱的家人往生时,一些家属的情绪不能抒发,往往抱着沉重压抑的心情面对;有些家属则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究竟死是甚幺?你如何诠释“死”这个现象?人死后将何去何从?死亡之路会很可怕吗?这些都是人类千百年来孜孜追寻,却无法获得答案的问题。在《》与孝恩集团联办的生命教育讲座会“从花开叶落看生命的离别”上,风趣幽默的天主教神父王春新与佛教徒医生吴学勤轻鬆畅谈生死观,提供各自宗教对死亡的诠释,也为听众拨开了死亡的迷茫隐晦,让大家以坦然心态面对人世间的终站。甚幺是死亡?吴学勤以医生的身份,科学的观点来解释死亡现象。他解释,其实人一旦脑死,就已经死亡了。“一个人心跳、呼吸、脑反应停止之后,就是死亡了。但是,也许有人会有疑问,有些人为甚幺脑死之后,仍有呼吸,心脏仍在跳动,这样的情况算不算死亡?”他说,其实脑死就已宣布一个人的死亡,因为受脑控制的呼吸和心跳,在脑死之后,就会逐渐放缓,直至停止。东方家庭讳忌谈论死亡死亡是普遍的现象,每天都有人离开人世,但是在东方家庭,谈论死亡似乎还是一种讳忌。针对这一点,王春新表示,天主教徒其实每天“视死如归”,因为在天主教徒的观念中,死亡是回归到天主那儿。因此谈论死亡没有甚幺好忌讳的,尤其每位神父都被要求写好遗嘱,而他本身的也已拟好了其身后的安排。“天主教徒视逝世如回家,譬如,在殡葬仪式中,天主教就有这则祷文:我们求主现在就把这出自泥土的身躯交还给泥土,使他身归原处。”吴学勤则同意一些人仍避忌谈生死,以他作为医生的经验,跟病人谈起这件事更需要技巧。他说,当他们发现病人出现患癌的症状时,就会婉转地告诉病人化验的结果的可能性,“通常这样讲,病人就会明白了,然后他们回去就会跟家人安排身后事。”吴学勤鼓励人们与家人聊死亡课题,因为生命无常,不一定是老人才先进棺材,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情况也就很普遍,因此一家人不妨放开心胸畅谈这个课题。以佛教徒的眼光来看,人生的每一剎那都重要,包括死亡。虽然谈论死比较令人感触,但是如果以平常心看待,人们将能坦然面对。很多人在面对亲友去世,都一时不能放开胸怀,一些人甚至深深自责,陷入忧郁的境况。王春新说,他11月安葬一名老妇,这名教友丈夫早逝,独力抚养12个孩子。他的孩子在葬礼上自责,说他们的母亲一辈子痛苦,现在他们有能力了,却子欲养而亲不在。但是王春新却让他们了解,死亡只是改变,不是毁灭。佛法尊崇自然法则“我今年5月在马六甲,安葬了15人,我平均每週安葬两三人,老实说,我都已经对死亡麻木了。但是2年前我接受一项手术时,却深切感受到对死亡的害怕。当时医生要我换手术衣,我也紧张得穿反了。因此我体会到,天主信仰的过程,就是要在死亡关头尚能安慰别人。社会人士只要心怀感恩,乐观,乐于助人,便能坦然面对死亡。”他说,在天主教的殡葬仪式上,从入殓,封棺,家庭追思祈祷,致亡者最后敬礼,为亡者洒圣水,起棺礼,殡葬追思弥撒到圣道礼仪,都展现了对遗体最大的尊重。另外,吴学勤指出,无论任何宗教都在探讨人从哪里来,死后往哪去?为甚幺要为善止恶?“如果你对这些问题感到彷徨,那幺你就是在寻找宗教了。”他说,人类一定害怕死亡,因为这就是贪嗔癡的表现。他说,佛法其实尊崇自然法则,就像苹果熟了就会掉下来一样,如果看透了自然法则,对死亡恐惧就能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若修道,就会了解生生世世的轮迴,因此不必对死亡感到害怕。世间苦,不完美,但若大家成全大家,就不会觉得辛苦。”良心人类大方向追根究底,无论信仰任何宗教,良心都是人类的大方向。当被问及如果一个人一出生就领洗,那他死后属于哪一个宗教时,吴学勤认为,宗教只是形式。一个人只要相信因果,就已契合佛法。从佛教角度来看,今日(週六,12月19日)出家,週日(12月20日)还俗也没有问题。王春新也指出,信主才能得永生,世界末日到了,人类必须悔改等论调,都是激进教徒的口号。“天主教认为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只要是正信宗教,到最后大家都会回到同一条路线。神创造我们神奇的地方,就是人类有良心,这就是我们的方向!”他指出,1962年梵蒂冈主教会议作出结论,教会宪章第16条,凡是按照良心生活的人,到最后天主都有能力让他得救!“森林荒野中的族群没有听过耶稣的名字,难道他们就不能得救?”吴学勤也说,人类认同道德,代表人类有“无贪嗔癡”的追求。“不过人还是人,总会犯错,是惭愧这个感觉带我们回到正道。”安乐死医学宗教看法不同针对安乐死这个课题,医学和宗教角度有不同的看法。吴学勤指出,病人的意愿可分为自愿和非自愿(被他人认为应该会愿意);而医护人员的角色,则可分成主动(做可终止生命的措施)和非主动(不做可延续生命的措施)。“如果是病人自愿,医护人员非主动的情况下,安乐死自然可以被接受;但是在病人非自愿(而是他的至亲认为他应该会接受),医护人员主动的情况下,则有所争议。”不过王春新却坚持反对安乐死。他引据《天主教教理》2279条,指安乐死是不能被接受的,而安宁照顾(临终关怀)才是爱的表现,应该受到鼓励。Q&A坊间对人死后存有许多迷思,包括死后一段时间内是否仍有知觉,若火葬是否会令死者疼痛不已?对于这些迷思,吴学勤和王春新一一解释。问:脑死后捐献器官会痛吗?吴:脑死后,人只剩下微弱感知,而微弱感知是不会感到痛楚的,所以没有问题。问:人死后,捐献器官会痛吗?吴:脑死都不会痛了,人死后自然不会痛。问:火葬会痛吗?吴:不会。王:虽然天主教徒尊重遗体,但是在环保的大前提下,现在天主教也十分鼓励火葬。问:焚烧纸扎祭品,往生者收得到吗?吴:很多人都把民间信仰和佛教混淆了,佛教并没有焚烧东西给往生者的说法,因为民间相信人死为鬼,但是佛教却说五趣轮回(天、人、鬼、畜、地狱)。不过如果亡者生前希望家人焚烧东西给他,而家属也认为烧祭品给他是因缅怀亡者的话,并无不妥。问:临终时家属一定要在?必须在家里咽下最后一口气?吴:佛不讲死,只讲当下每一刻与人的互动。若临终者拥有上述概念,认为看到孩子比较安心,那家属就应该成全,让死者心安。如果亲人为了要不要把临终者送回家而吵架,那倒不如不送。除了佛教和天主教对死亡的看法,现场观众也提出佛教和天主教能不能共存的辛辣问题。两位主讲人的结论是:只要一心向善,两教为何不能共处?问:天主教徒能不能吃祭拜过的食物?王:我的邻居祭拜过后的食物,如果送到我家来,我都怀着善意接受,因为天主教相信来自大自然的食物,都是神所创造的。问:天主教徒能不能燃香?王:就曾有人因为我举香而攻击我,其实点香只是一种形式。另外,最近有报导说,马六甲青云亭鼓励外地人双手合十,不必点香,这不失为保护地球的方式,大家不妨一起做善事。吴:拜香不是佛教重点,很多人都误会佛教了。问:如果一名佛教徒和基督教徒结婚,生命尽头可否採用各自的安葬方式?王:不同信仰的人,在价值观上会有冲突,譬如结婚后,妻子每週日要去教堂,丈夫却要去游玩,怎幺办?还有,小孩要跟随谁的信仰?其实结婚后2人最重要达到和谐。天主教不但以人为本,更以对方为本。至于往生后,非教徒就不能埋在天主教坟地,两人可能必须分葬。火葬就没有问题,天主教徒的骨灰可放在佛塔内。吴:我一名慈济师姐曾问证严上人:我的丈夫仍是基督徒,怎幺办?结果证严上人说:只要信得虔诚,都一样。两个人要结婚,必须看双方的共同点,如果为了宗教吵架,到不如不结婚。佛教认为,佛教徒变成他教徒,是可以被接受的,如果一个人对基督教感觉良好,并找到安心之处,对佛教而言都是好事。槟榔屿医院肾脏内科专科医生吴学勤肾脏内科专科医生吴学勤任职于槟榔屿医院,是一名专科医生,也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吴医生追求以善为先的真理,所谓“能包容一切善法,一定契合佛法”。抱着佛法可以包容正确科学的真理,身在医学界的吴学勤以佛法快乐地为人生把脉。吴学勤出生于儒道家庭,自小认为自己是个佛教徒,对佛法早已充满好感,直到5年前认识了一批善之识后,开始虚心习佛,以善门修道,尔后更加入慈善机构行医。王春新神父今年38岁的王春新神父出生于马六甲的一个虔诚天主教家庭,婴儿时期已领洗成为天主教徒。高中毕业后,王春新到新加坡从事金融期货长达2年。后来,在余怀仁神父的鼓励下,他开始感受来自神的圣召,并发觉神职人员的生活让他身心喜悦,因此决定将自己奉献天主,传道于世人。他在台湾辅仁大学神学院研修8年,担任神父至今九年余。主修宣讲神学的他,时常站在不同信仰、文化及价值观的对谈上,继续耶稣基督的宣讲、教诲、治癒及和好的使命/ 副刊‧报导:王义展‧2009.12.14



上一篇:
下一篇: